首頁 > 文化 > 新聞

名家筆下的濃濃年味兒

www.7361959.live | 時間:2020-01-23 09:09:37 | 來源:中國食品報

  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。作為中華民族最為隆重最具儀式感的傳統節日,春節(農歷新年)從古至今都承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,同時也是歷代文人最為津津樂道的主題。和舊時的新年相比,如今過春節,有些習俗在時光流逝中已經淡化了不少,但是通過梁實秋、老舍、冰心等名家的妙筆,我們能夠咀嚼到那個年代特有的年味兒,感受傳統文化的魅力。

  袁枚 萬種春歸燈影外,一年事盡水聲中

  清乾隆八年的除夕,美食家袁枚是在旅途中度過的。他在其著作《雙柳軒詩集》中記載:

  “故事縣令,正月必詣郡謁大吏,臘盡輒行,適除夕泊淮水上,老仆具牛鱉、燃爆竹,強余飲酒,余領其意,且喜且感,因為詩以貽妹,妹諱機、字素文,亦能詩,而善感者也。貽妹詩如下:誰家爆竹響霜蓬,似為行人報歲終。萬種春歸燈影外,一年事盡水聲中。分開新舊難先唱,獨對關山燭不紅。此夕光陰倍珍重,長堤親數漏丁東?!?/p>

  袁枚一行三五人除夕一大早從沭陽縣衙出發,要趕在大年初一到江寧府給上司拜年。除了袁枚之外,還有仆人挑著一擔熱飯菜和雜物跟在后邊。袁枚等人來到淮河埠頭,大船早就停泊于此。當晚的年夜飯也就在船上吃了。年夜飯還算豐盛,有牛肉、甲魚和酒,且有老仆在岸邊放爆竹增強氣氛和熱鬧。雖然袁枚因公務在身不能和全家團聚,但旅途中的過年氛圍還是可以的。吃罷年夜飯,不免產生感慨,掛念起遠嫁在湖南衡陽的三妹袁機,不知她是否過得可好。由此即興寫了一首《除夕泊淮上》的詩,記錄了他這一年吃年夜飯的光景和心情。

  梁實秋 年夜飯照例是特別豐富的

  在梁實秋的《過年》里,作者對兒時的“老式”過年習俗進行了回憶。雖然與現在相隔一個世紀,但有些細節我們是不是也似曾相識:

  “我小時候并不特別喜歡過年,除夕要守歲,不過十二點不能睡覺,這對于一個習于早睡的孩子是一種煎熬。前庭后院掛滿了燈籠,又是宮燈,又是紗燈,燭光輝煌,地上鋪了芝麻秸兒,踩上去咯咯吱吱響,這一切當然有趣,可是寒風凜冽,吹得小臉兒通紅,也就很不舒服,炕桌上呼廬喝雉,沒有孩子的份。壓歲錢不是白拿,要叩頭如搗蒜。年夜飯照例是特別豐富的。大年初幾不動刀,大家歇工,所以年菜事實上即是大鍋菜。大鍋的燉肉,加上粉絲是一味,加上蘑菇又是一味;大鍋的燉雞,加上冬筍是一味,加上番薯又是一味,都放在特大號的鍋、罐子、盆子里,此后隨取隨吃,大概歷十余日不得罄,事實上是天天打掃剩菜。滿缸的饅頭,滿缸的腌白菜,滿缸的咸疙瘩,不知道什么時候才可以見底。芥末堆兒、素面筋、十香菜比較地受歡迎。除夕夜,一交子時,煮餑餑端上來了。我困得低枝倒掛,哪有胃口去吃?胡亂吃兩個,倒頭便睡,不知東方之既白?!?/p>

  豐子愷 吃年夜飯時,碗數必須成雙

  1972—1974 年,豐子愷用了 3 年的時間寫了 33 篇隨筆。其中一篇《過年》,回憶了兒時在家鄉浙江過年時的場景,字里行間充滿著鄉土氣息:

  “年底這一天,是準備通夜不眠的。吃年底夜飯時,把所有的碗筷都拿出來,預祝來年人丁興旺。吃飯碗數,不可成單,必須成雙。吃過年夜飯,還有一出滑稽戲呢。這叫做‘毛糙紙揩洼’?!荨褪瞧ü?。一個人拿一張糙紙,把另一人的嘴揩一揩。意思是說:你這嘴巴是屁股,你過去一年中所說的不祥的話,例如‘要死’之類,都等于放屁。但是人都不愿被揩,盡量逃避。然而揩的人很調皮,出其不意,突如其來,哪怕你極小心的人,也總會被揩。笑聲、喊聲充滿了一堂。過年的歡樂空氣更加濃重了。

  “年初一上午忙著招待拜年的客人。街上擠滿了穿新衣服的農民,男女老幼,熙熙攘攘,吃燒賣,上酒館,買花紙(即年畫),看戲法,到處擁擠。

  “初五以后,過年的事基本結束,但是拜年,吃年酒,酬謝往還,也很熱鬧。廚房里年菜很多,客人來,搬出就是。但是到了正月半,也就差不多吃完了。我的父親不愛吃肉,喜歡吃素。所以我們家里,大年夜就燒好一大缸蘿卜絲油豆腐,油很重,滋味很好。每餐盛出一碗來,放在鍋子里一熱,便是最好的飯菜。我至今還忘不了那種好滋味?!?/p>

  冰心 過年的前幾天,最忙的是母親了

  過新年是每個孩子一年中最盼望的事情,童年的冰心也不例外。她在后來撰寫的散文《童年的春節》中,回憶了自己童年時期歡度新春佳節的情景,雋美的文字流露出純真的童趣與濃濃的年味兒:

  “過年的前幾天,最忙的是母親了。她忙著打點我們過年穿的新衣鞋帽,還有一家大小半個月吃的肉,因為那里的習慣,從正月初一到十五是不宰豬賣肉的。我看見母親系起圍裙、挽上袖子,往大壇子里裝上大塊大塊的噴香的裹滿‘紅糟’的糟肉,還有用醬油、白糖和各種香料煮的鹵肉,還蒸上好幾籠屜的紅糖年糕。當母親做這些事的時候,旁邊站著的不只有我們幾個饞孩子,還有在旁邊幫忙的廚師傅和余媽?!?/p>

  “最有趣的還是從各個農村來?!〞牧?,演員們都是各個村落里冬閑的農民……鼓樂前導,后面就簇擁著許多小孩子。

  “新年里,我們各人從自己的‘姥姥家’得到許多好東西。首先是灶糖、灶餅,那是一盒一盒的糖和點心……最好的東西,還是燈籠,那時我的弟弟們還小,不會和我搶,多的那一盞總是給我。這些燈:有紙的,有紗的,還有玻璃的。于是我屋墻上掛的是‘走馬燈’,上面的人物是‘三英戰呂布’,手里提的是兩眼會活動的金魚燈,另一手就拉著一盞腳下有輪子的‘白兔燈’?!?/p>

  巴金 每個碟子下面壓著一張紅紙條,寫上各人的稱呼

  巴金自幼生活在四川成都一戶地主之家,豪門生活給他留下了抹不掉的記憶。在小說《家》中,他用了很大的篇幅來寫高公館過年的情景。高公館雖然是虛構的豪門,但誠如巴金所說: “許多場面都是我親眼見過或者親身經歷過的?!币虼?,高公館過年既是他小時候在自家見到的情景,也是當時很多豪門過年的縮影:

  “大人們忙著準備過年的時候禮節上和生活上需要的各種用品。仆人自然也跟著主子忙,一面還在等待新年的賞錢和娛樂。晚上廚子在廚房里做點心,做年糕;白天各房的女主人,大的和小的都聚在老太爺的房里,有的在右上房的窗下,或者折金銀錠,是預備供奉祖先用的;或者剪紙花(紅的和綠的),是預備貼在紙窗上或放在油燈盤上的?!?/p>

  大戶人家的年夜飯到底有多奢華、多講究?從巴金的小說《秋》中可見一斑:

  “兩張大圓桌擺在堂屋中間,桌上整齊地放著象牙筷子,和銀制的杯匙、碟子。每個碟子下面壓著一張紅紙條,寫上各人的稱呼,諸如老太爺、陳姨太之類。每張桌子旁邊各站三個仆人:兩個斟酒,一個上菜。各房的女傭、丫頭等等也都在旁邊伺候……八碟冷菜和兩碟瓜子、杏仁擺上桌子以后,主人們大大小小集在堂屋里面,由高老太爺領頭,說聲‘入座’,各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……”

  夏鼐 除夕傍晚,于中庭堆柴作燔祭

  考古學家夏鼐在其日記里記錄了 1943 年、1948 年、1949 年在浙江溫州過年時的情景,其中不乏有祭灶、還冬、分歲等當地傳統臘祭習俗。簡潔的描述,讓讀者了解到那個年代春節特有的民俗:

  “下午家中‘還冬’,于潮漲時舉行。在中庭燔柴為祭,祭品則以天雨改陳于正廳中,凡十二品(豬頭、燒鵝、臘肉、鴨、雞、松糕、甌柑、飯、鯉魚、元寶(糖糕所制)桃糕、豆腐)。另一桌祭五路財神,僅有十品,即略去豬頭及燒鵝也。今年各物奇昂,豬頭六七十元,鵝 40 余元,鯉魚一對40 元,他物類推。

  “今日為除夕,傍晚家中于庭堆柴作燔祭,點歲燈,令兒童輩分置于家中各處,然后用除夕酒,分壓歲錢與兒童輩,夜間守歲,食煨芋?!?/p>

  郁達夫 客人來之前屋里廚下的那一種兵荒撩亂的樣子

  郁達夫把浙江杭州稱作“婿鄉”,意思自己是杭州女人的夫婿。他有一篇《婿鄉年節》,講的就是在杭州居家過年的雜事,諸如做粽子棗餅、請客吃飯、打牌登山等。賦閑在家的他,雖然也為生計發愁,但卻不失魏晉風度:

  “先要從杭州舊歷年底老婆所做的種種事情說起。第一,是年底的做粽子與棗餅。我說: ‘這些東西,做它作啥!’老婆說: ‘橫豎是沒有錢過年了,要用索性用它一個精光,糴兩斗糯米來玩玩,比買航空券總好些?!谑呛蹙陀辛唆兆优c棗餅。第二,是年三十晚上的請客……酒是杭州的來得賤,菜只教自己做做,也不算貴。麻煩的,是客人來之前屋里廚下的那一種兵荒撩亂的樣子。

  “年三十的午后,廚下頭刀兵齊舉,屋子里火辣煙熏……天晚了,客人也到齊了,菜還沒有做好,于是乎先來一次五百攢。輸了不甘心,贏了不肯息,就再來一次再來一次的攢了下去。結果弄得頭雞叫了,夜飯才茲吃完。有的說, ‘到靈隱天竺去燒頭香去吧!’有的說, ‘上城隍山去看熱鬧去吧!’人數多了,意見自然來得雜。誰也不愿意贊成誰,九九歸原,還是再來一次。屋里頭,只剩了幾盞黃黃的電燈,和一排油滿了的倦臉。地上面是瓜子殼,橘子皮,香煙頭和散銅板。

  “客散了,太陽出來了,家里的人都去睡覺了;我因為天亮的時候的酒意未消,想罵人又沒有了人罵,所以只輕腳輕手地偷出了大門,偷上了城隍山的極頂。一個人立在那里舉目看看錢塘江的水,和隔岸的山,以及穿得紅紅綠綠的許多默默無言的善男信女,大約是忽而想起了王小二過年的那出滑稽悲劇了吧,肚皮一捧,我竟哈哈,哈哈,哈哈的笑了出來,同時也打了幾個大聲的噴嚏?!?/p>

  張愛玲 快過年了,村子里每天總有一兩家人家殺豬

  《異鄉記》是張愛玲在 1946 年初由上海前往溫州的途中所寫的札記,文中有大段篇幅描寫農村過年、殺豬的景象,如今讀來依舊鮮活生動:

  “快過年了,村子里每天總有一兩家人家殺豬。我每天天不亮就給遙遠的豬的長鳴所驚醒,那聲音像凄厲沙嗄的哨子。

  “臘月二十七,他們家第二次殺豬。這次不在大門口,卻在天井里殺,怕外頭人多口雜,有不吉利的話說出來,因為就要過年了。豬如果多叫幾聲,那也是不吉利的,因此叫到后來,屠夫便用手去握住它的嘴。聽他們說,今天是要在院子里點起了蠟燭殺的,以為一定有些神秘的隆重的氣氛。倒是把一張紅木雕花桌子掇到院子里來了,可是一桌子的灰,上次殺那只豬,大塊的生肉曾經擱在這張桌子上的,還膩著一些油跡,也沒揩擦一下。平常晚上點蠟燭總是用銅蠟臺,今天卻用著特別簡陋的一種……以后,把大塊的肉堆在屋里桌子上,豬頭割下來,嘴里給它銜著自己的小尾巴。為什么要它咬著自己的尾巴呢?使人想起小貓追自己的尾巴,那種活潑潑的傻氣的樣子,充滿了生命的快樂。英國人宴席上的燒豬躺在盤子里的時候,總是口銜一只蘋果,如同小兒得餅,非常滿足似的?!?/p>

  張恨水 我就樂意永遠在北平過年

  舊時北京過年極為熱鬧,就連作為南方人的張恨水都為之著迷,以至于他在后來的散文《年味憶燕都》中不止一次流露出對北平過年的眷戀:

  “北平人士之過年,尤其有味。有錢的主兒,自然有各種辦法,而窮人買他一二斤羊肉,包上一頓白菜餡餃子,全家鬧他一個飽,也可以把憂愁丟開,至少快活二十四小時。人生這樣子過去是對的,我就樂意永遠在北平過年的。

  “一跨進十二月的門,廊房頭條的絹燈鋪,花兒市扎年花兒的,開始懸出他們的貨。天津楊柳青出品的年畫兒,也就有人整大批的運到北平來。假如大街上哪里有一堵空墻,或者有一段空走廊,賣年畫兒的,就在哪里開著畫展。東西南城的各處廟會,每到會期也更形熱鬧。由城市里人需要的東西,到市郊鄉下的需要的東西,全換了個樣,全換著與過年有關的。由臘八吃臘八粥起以小市民的趣味,就完全寄托在過年上。日子越近年,街上的年景也越濃厚。十五以后,全市紙張店里,懸出了紅紙桃符,寫春聯的落拓文人,也在避風的街檐下,擺出了寫字攤子。送灶的關東糖瓜大筐子陳列出來,跟著干果子鋪、糕餅鋪,在玻璃門里大籃、小簍陳列上中下三等的雜拌兒。打糖鑼兒的,來得更起勁。他的擔子上,換了適合小孩子搶著過年的口味,沖天子兒,炮打燈、麻雷子、空竹、花刀花槍,挑著四處串胡同。小孩一聽鑼聲,便包圍了那擔子。所以無論在新來或久住的人,只要在街上一轉,就會覺到年又快過完了?!?/p>

  汪曾祺 春而可咬,頗有詩意

  過年讀汪曾祺的散文,應該是再適合不過了。在他的作品里,有多處描寫過年時的飲食,妙趣橫生,比如《四時佳饌》的餃子與春餅,讀來另有一番味道:

  “春節吃餃子,比戶皆然。有些老北京人家吃素餃子,以蔬菜、炸油餅、薰干切丁為餡,取其清新爽口。立春日吃春餅。羊角蔥(生吃)、青韭或蓋韭(爆炒)、綠豆芽、水蘿卜、醬肉、醬雞、醬鴨皆切絲,炒雞蛋,少加甜面醬,以荷葉簿餅卷食。諸物皆存本味,不相混淆,極香美,謂之‘五辛盤’。蘿卜絲不可少。立春食蘿卜,謂之‘咬春’,春而可咬,頗有詩意。餅吃得差不多飽了,喝一碗棒渣粥或小米粥,謂之‘溜縫’,如砌墻灌漿也?!?/p>

  老舍 在外做事的人,除非萬不得已,必定趕回家來

  老舍對于老北京的年俗可謂如數家珍。1951 年,他專門寫了一篇《北京的春節》,來描寫北京春節前后的日程、吃食、禮儀等,充滿京味兒的語言為我們描繪了一幅老北京春節的民風民俗畫卷:

  “在除夕以前,家家必須把春聯貼好,必須大掃除一次,名曰掃房。必須把肉、雞、魚、青菜、年糕什么的都預備充足,至少足夠吃用一個星期的——按老習慣,鋪戶多數,關五天門,到正月初六才開張。假若不預備下幾天的吃食,臨時不容易補充。

  “除夕真熱鬧。家家趕做年菜,到處是酒肉的香味。老少男女都穿起新衣,門外貼好紅紅的對聯,屋里貼好各色的年畫,哪一家都燈火通宵,不許間斷,炮聲日夜不絕。在外邊做事的人,除非萬不得已,必定趕回家來,吃團圓飯,祭祖。這一夜,除了很小的孩子,沒有什么人睡覺,而都要守歲。

  “元旦(這里指正月初一)的光景與除夕截然不同:除夕,街上擠滿了人;元旦,鋪戶都上著板子,門前堆著昨夜燃放的爆竹紙皮,全城都在休息。多數的鋪戶在初六開張,又放鞭炮,從天亮到清早,全城的炮聲不絕。雖然開了張,可是除了賣吃食與其他重要日用品的鋪子,大家并不很忙,鋪中的伙計們還可以輪流著去逛廟、逛天橋和聽戲?!?/p>

  林清玄 過年的心比過年的形式重要得多

  林清玄的童年是在農村長大的,在其散文《過年的記憶》中,他回憶起小時候因家境貧困, “過年往往比平常帶來更深的寂寞與悲愁”,但卻始終沒有對生活放棄希望:

  “農村社會的人,過年的心比過年的形式重要得多,記得我小時候,爸爸在大年初一早上到寺廟去行香,然后去向親友拜年,下午他就換了衣服,到田里去澆水,并看看作物生長的情況,大年初二也是一樣,就是再松懈,也會到田里走一兩回,那也不盡然是習慣,而是一種責任,因為,如果由于過年的放縱,使作物敗壞,責任要如何來擔呢?所以心在過年,行為并沒有真正的休息。

  “那一年過年,初一下午我就隨爸爸到田里去,看看稻子生長的情形,走累了,爸爸坐下來把我抱在他的膝上,說: ‘我們一起向上天許愿,希望今年風調雨順、國泰民安,大家都有好收成?!冶汩]起眼睛,專注地祈求上天、保佑我們那一片青翠的田地。許完愿,爸爸和我都流出了眼淚。我第一次感覺到人與天地有著濃厚的關系,并且在許愿時,我感覺到愿望仿佛可以達成。

  “那一年的年景到現在仍然非常清晰……我在那時初次認識到年景的無常,人有時甚至不能安穩地過一個年,而我也認識到,只要在壞的情況下,還維持人情與信用,并且不失去偉大的愿望,那么再壞的年景也不可怕。如果不認識人的真實,沒有堅持的愿望,就是天天過年,天天穿新衣,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

  (本報記者 王寧 綜合整理)


免責聲明:中國食品報融媒體對頁面視頻、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 本網站轉載圖片、文字之類版權申明,本網站無法鑒別所上傳圖片或文字的知識版權,如果侵犯,請及時通知我們,本網站將在第一時間及時刪除。

上一篇: 舌尖上的小年美食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
相關新聞

  • 年味“食”足,今年春節餐桌又添新花樣

    盼望著盼望著,春節的腳步近了。伴隨春節模式的開啟,商家們都在借著熱度銷售各種各樣的年貨產品。

  • 名家筆下的濃濃年味兒

    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。作為中華民族最為隆重最具儀式感的傳統節日,春節(農歷新年)從古至今都承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,同時也是歷代文人最為津津樂道的主題。

  • 邢臺市橋西區 多措并舉保障春節期間食品安全

    為切實保障春節期間轄區群眾的飲食安全,讓群眾度過一個歡樂祥和的春節,河北省邢臺市橋西區提前安排部署,開展多角度、全方位的食品安全專項檢查。

返回頂部 王中王中特资料大全三肖中特期期准